立即注册 登录
GameMale 返回首页

艾泽拉斯 http://www.gamemale.com/?666739 [收藏] [复制] [RSS] 有事QQ联系,谢谢啦!

日志

天命:猫之赦令 序章/Fate: The Prologue of Cat’s Order/運命: 猫のオーダー ...

热度 25已有 71 次阅读2019-6-11 12:36 |个人分类:Novel|系统分类:其他

天命:猫之赦令 序章

Fate: The Prologue of Cat’s Order

運命: 猫のオーダー

 

 

 

Version. 0.0.5序章 完整版(完结 截至2019419日)

 

 

前言:

这篇序章是为了纪念一些朋友和事情的,但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会写得这么长,而如今这样一个庞大的世界不知不觉地被建立起来了,我们渐渐感觉到它是活着的、真实存在的另一群我们,也是我们曾经向往的另一个自己。虽然我们在那个世界做着与现在不同的事,却分享着与这个世界同样的喜悦。

前言写于2019326日,我已经记不清距离开始写作过了多久,只觉得需要写一段话放在故事的开头,第一是为了感谢所有曾经支持、帮助过我的朋友们,第二是为了赞美所有有灵魂的、有梦想的那些朋友的思想与付出。

在这个过程中有更多的朋友加入了进来,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要我感谢的好朋友胡大,故事中以他为原型的是吟游诗人贝尔·达·列奥纳多,是主人公道格·艾吉奥斯的远房表哥,而现实世界也是如此,作为道格(原型为狗哥)的哥哥,他帮助文章画出了无数的插图,我将部分插图放在了文中,以便读者朋友们可以作为参考,十分感谢胡大的付出!

 

谨以此文献给我在“动物园”里的所有朋友们。

 

 

首章:无理的 x 冰霜之牙

 

我出生在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奥黑之战[①]结束五百年后,随着那时被卡特·史派洛公主用德鲁伊一族[②]的秘术封印起来的魔族[③]又开始活动的迹象被发现,王国各处的人民渐渐变得恐慌,这个时候圣骑士团[④]被指派平息动荡——新轮回的开始。

佛罗格·史派洛,我的名字。

从姓氏上讲,卡特公主是我曾祖父的祖母,而从职业上讲,我是世世代代守护着奥兹国的圣骑士团的一员。

旁边这位金发碧眼且身材高大、举着巨剑银月[⑤]的勇士,是我最忠实的伙伴,同样是圣骑士团的一员道格·艾吉奥斯——而他的妻子就是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王国商业巨头的女儿,菲什·艾吉奥斯。靠着向周边各国出口奥兹国[⑥]独有的雷光聚神茶[⑦],菲什的父亲成为了整个已知大陆最富有的商人。

而这个时候,道格和我被指派到王国的法师区[⑧]进行实地调查。

“冰霜之牙”酒馆的老板娘是道格的一个老相好,这个女人能第一时间知道王国里发生了什么,各种情报从她的佣兵或是仰慕者那儿传到她耳朵里,无一例外。去拜访一个这样的老板,也确实让我们的工作进度比其他的小队快了很多。

拉比特·德里佛斯,没人了解她以前是做什么的,我只隐隐约约地知道她确实是在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仿佛她存在的时候就已经掌管着法师区的一切动向了,无论事大事小,她总有办法得到最新的情报,而进行这种比王国还频繁的信息收集,一向管理森严的议会[⑨]却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道格和他的……小情人佛罗格嘛!”

推开“冰霜之牙”的大门,一句讽刺性极强的尖锐女声从房间里的某个角落传了过来,是拉比特,转头望过去,此时此刻的她正妩媚地撑在一张桌子旁,和一位年长的、驼背的男性狼人[⑩]站在一起。

 

她戴着一副金色的木质眼镜,舌头不时地从上嘴唇的左边舔到右边,再走到我们身边坐下,拍拍其它的凳子,示意我们也跟着一起坐下去,不知道多少年轻的男性会被这种伎俩所蒙蔽。

“德里佛斯,我们长话短说……”

“哟哟哟,什么风把您这位大人物吹到人家这酒馆里来了?”道格话还没落下,便被拉比特给打断了,“怕不是骑士团又遇到了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需要人家……和人家的小跟班们来帮忙吧?”

话虽不好听,但不得不承认拉比特确实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女人,聪明得甚至有点狡猾。她只看了道格一眼,便知道他想要什么。

“德里佛斯,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道格和我找了个位置坐下,他把银月插到地上,剑柄靠在桌子的边缘,“咳咳,首先佛罗格并不是我的什么小情人,我今天来只想问你最近听说魔族的消息了吗?我只要这一个星期的。”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事要问人家的吗?”拉比特问。

“没有。”道格答道。

“噢,”从拉比特的表情来看,她已经准备好对这个无脑的圣骑士翻脸了,于是摘下眼镜,让身边的这位驼背狼人先离开,然后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丰满的胸部正对着道格的眼睛,“无可奉告!”

“可为什么?”道格说,“德里佛斯……”

“说了无可奉告!”拉比特第二次打断了道格的话,“来人!两位骑士团的英雄怕是被我们照顾不周了,送他们出去吧!”

下一秒我们就被四个身材单薄的地精[11]“不是那么礼貌”地送出了“冰霜之牙”。

她怎么能这样!道格抱怨道,不可理喻!真是奇怪的女人。

她以前也是这样吗?我笑着说。

完全不是!以前她总是彬彬有礼地对待每一位顾客,道格回答说,但也倒不是彬彬有礼地对待每一位啦,只是一些,不是那么有利用价值的顾客她会好吧!她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么奇怪!

我完全懂了,这么说,拉比特·德里佛斯就是一个彻底的女地精!

“虽然是人类,但是性格却和地精差不多。”道格突然又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说对吧?道格看着我问道。

嗯对,很对。

银月还在‘冰霜之牙’里面,而我一点也不想再去招惹这个女人了。我们现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道格接着看我,十分想从我嘴巴里听到什么赞成他的话。

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吧。

你说呢,史派洛他没完没了地问我。

说了叫我佛罗格就好了。

噢佛罗格,好的我亲爱的朋友。

 

“银月”

“银色的剑身双面雕刻着两条人鱼和暗金色的火焰镶边,剑柄是淡蓝色的月亮回纹,它代表了艾吉奥斯家族的全部荣耀”


 

第二章:噩耗 x 王都铁匠铺

 

冰霜之牙离开的第二天,平时积极得像条恶犬一样的道格显得有些沮丧,因为对于从未接触过的魔族,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我们就像现在这样,漫无目的地在法师区的街道上走来走去,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类,时不时还有一两个德鲁伊穿过身边。我们大概知道最近无处不在传来的消息,那就是德雷佛利亚[12]的传说再次被频繁地提起——至少这几天在法师区的情况是这个样子,我完全不清楚道格和我浪费了多少时间在搜集情报上。

在街道上的“调查”持续了两天,直到今早一个小女孩儿突然尖叫着向我们跑过来求救。

我怕又是一个狼人小女孩。

这几天奥兹国里的狼人数量真是呈几何数量在增长,不知道议会会对这种情况采取什么措施,他们本来就不属于奥兹国。至少在我的印象中,狼人就跟灾祸一样,跟这些魔族的流言一样越来越多。

发生什么了?你爸爸妈妈呢?道格弯下身问小女孩,她却不说话,一直摇头。

叔叔小女孩扯着道格的衣服,手指向旁边一个农舍阴暗的角落,从里面还不时地走出来几只瘦不拉几的绵羊,那边

一看就只是小女孩儿怕黑罢了,道格却看着我,示意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你要去看你自己去好了,我可不接这个烂摊子,我不耐烦地说,反正跟魔族没有关系,都是狼人的自家事。

你不可理喻!道格甩下一句话就独自往农舍走去,还用扭着他的屁股走路的方式,来抗议我不陪他的事实。

从某一个方面来说,道格·艾吉奥斯真的算是一个——神经病吧。

史派洛你快过来,道格突然一本正经地从那阴暗的角落探出身子来,朝着我的方向说,然后又严肃地重复了一遍,你快过来。

说了叫我佛罗格就好了。我知道当他突然一本正经地给我说话的时候,肯定就是很严肃的事情了,我让这个狼人小女孩先呆在洒满阳光的街道上,然后走向农舍那边。放心,来来往往的人群应该不会把她吓个半死。

怎么当我走到道格这边,看到墙上一行一行的皴裂开,还在冒着紫黑色烟的爪痕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并不小了,魔族?

嗯。

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我问,那些绵羊怎么解释?

这种根本不属于雷电大陆[13]的生物他们狂热于黑暗,道格回答说,动物们都看不见他们,自然不会恐惧。

突然正经起来的道格好像知道了应该做什么,他拿出一个万能瓶[14],用手指刮了刮烧焦的痕迹周围,将不少的紫黑色木屑放到了瓶中。

我们要去一趟铁匠铺。

哪儿?

王都铁匠铺[15],以前骑士团团长皮哥在那儿,退休后他就做起了打铁生意,只有他才能知道这些木屑的。道格说,“总之,我们现在先回贸易区[16]吧。”

安顿好了那个狼人小女生后,道格和我急匆匆地赶回了贸易区,刚好一天的行程,但是等待着我们的,却是皮哥已经去世的消息。我们站在铁匠铺前,看到烧焦的铁匠铺前来来往往的牧师[17],道格紧握着手中的万能瓶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时候我们碰到了许久未谋面的吟游诗人贝尔·达·列奥纳多,道格的远房表哥,他就住在离铁匠铺不远的另一条街道。

贝尔告诉我们,在我们回来的前一天,也就是我们刚发现爪痕的那天下午,他先是听到巨大的一声爆炸,在场地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他们亲眼看到王都铁匠铺突然窜出一场通透的大火,紧接着,王国连骑士团都派出来了,但火势却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得到彻底控制。最后得知是铁匠铺的熔炉发生了爆炸,只发现了一具老人的尸体,是皮哥,所以他在里面根本来得及逃出来,就葬身火海了。

也是,毕竟年纪大了。

“可怜的皮哥,他都那么老了呢,”贝尔说,“但是,谁放的这场火呢?这么老练的骑士,是不可能在使用熔炉这种工具上出错的呢。”

“哎。”道格举起万能瓶看了看,长叹一声,“那么现在怎么办呢?”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呢?”贝尔问,“魔族的东西?”

 

“塞壬”

这把属于拉比特·德里弗斯的长柄棍子原是一把烟斗。王国里流传着很久以前,拉比特在无尽之海航行时,用这把塞壬禁锢了生活在无尽之海的海神的灵魂的故事,这也正是她为何如此迷人的原因。


第三章:兄弟 x 吟游诗人

 

“你知道这是什么?”我问贝尔。

“当然呢,”贝尔毫不见外,“这不是我们魔族才有的颜色吗?”

“你是魔族的?”我惊讶道。

“哥哥的曾祖父是魔族人,奥黑之战中和人类相爱了,也就是他的祖母。”道格给我解释道,“不要担心,他基本上已经没有魔族的特征了。而且,他早就成为了一个不关心我们世俗的吟游诗人。”

“对呢,我回贸易区只是为了向一个人打听点儿消息而已呢。”

说完,贝尔转身想要离开。

“不行,哥哥,”道格立马拉住要走的贝尔的手,“你得帮我看看。”

“你怎么不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得到这个东西的呢?”他回过头,感觉很有兴趣。

“法师区,”道格说,“我们在法师区调查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一个狼人小女孩看到了魔族,跑过来向我们求助,我们在一个农舍的墙壁上发现了很大的爪痕,这就是那些被爪痕烧焦的木屑。”

“你怎么那么肯定那个小女孩就是狼人,”贝尔双手叉腰,说道,“而不是魔族的呢?”

“我肯定,我见过她的眼神,很真诚。”

“真是可笑呢。”贝尔轻蔑了两声,走到铁匠铺的废墟旁,蹲下身,捡起了一块还在燃烧着的木炭,并用手指掐灭了它,只见贝尔的双眼闪过一丝杀意,然后一阵紫黑色的烟冒了出来,和我们昨天从爪痕处看到冒出的烟如出一辙。

木炭像瞬间没有了生命一样,虽然它一直都没有过真正的生命,但好歹还像一件可以被利用的“物品”,可现在看来就像——彻底死透了。这就是所说的殆烬[18]吗?这就是魔族的力量?控制死亡,即使不是生命?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生气地问贝尔,他却显得十分的傲慢。

 

贝尔·达·列奥纳多,如你所见呢,我只是一个吟游诗人,也是道格·艾吉奥斯的远房表哥。”他突然很正经地回答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们,不思考的人,就会像这块木炭一样,随时会被熄灭。”

“可恶!”我捏紧了拳头,十分不喜欢他这样说话,对于一个不招人喜欢的魔族,给他点教训当然是最好的,但当我想要给上他一拳的时候,道格却阻止了我。

他握着我已经挥出了一半的胳膊,看着我摇摇头,示意不要和他起争执。

“我现在可以立马以骑士团的身份把你们抓起来!”我愤怒道。

我是丝毫不明白现在的人都在想什么的,彷佛我们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流程,就像那恶心的舞女拉比特·德里佛斯一样……还有这几天发生的一切,皮哥是怎么死的,还有为什么死了,我都不清楚,一切都像是一场骗局一样的向我们骑士团展开来。我甚至突然觉得,这都是王国的一场阴谋,一切都只是一场阴谋。

“你给我一条建议。”这时候,道格对着贝尔说。

“你们跟我来吧,”贝尔对着我们说,样子像极了一直张开血盆大口的凶兽,正等待着我们掉入他挖的深坑,好把我们全都吃掉。魔族的人,果然一点也不可信,“你们不来的话,可就离真相越来越远了。”

这个时候的道格倒是很愿意听话了,他又提起了他的兴致,收好万能瓶,硬是拉着我跟上他哥哥的步伐,做一个好弟弟,然后,再往着他哥哥的家走去。

“来吧,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奥兹国了呢,”贝尔边走边说,“我家早就和艾吉奥斯家撇清关系了呢,因为父辈是魔族,我当然也不姓艾吉奥斯……那个时候只有卡特公主同意人类和魔族组成家庭,当然我也只是听长辈们说的呢记得道格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呢,我就住在这里。那个时候我和道格差不多大,他天天都会来找我玩,可是随着道格年龄的增长,青春期的他便也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呢,后来他和菲什结了婚,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今天呢。”

“你的爸爸妈妈去哪了?”我问。

“他们都不在了呢,”贝尔回答说,“魔族和人族的混血,寿命太短了呢,天意终究是不能让这两个种族在一起呢。”

我不相信他。

“好了,我们到了呢,咳咳。”贝尔被很久没有打扫的房间呛了一口气。我倒是没想到魔族的人也会被空气呛到,他们还用呼吸的吗?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房间正中心的巨大黑色三角龙琴[19],空气中的灰尘飘到墨绿色的墙面上,被窗外洒进来的阳光照射得格外醒目。窗户是大开着的,微风也跟着阳光吹进来,扫过正对着我们的蓝宝石色的棉纱窗帘,一尘积灰也没有,给人的感觉反而是一直有人在住的样子。

“上一次魔族入侵雷电大陆的时候,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20]献祭了他所有的邪能魔犬[21],最后也是最强大的一只的双牙被人类做成了两把巨剑,用来对付魔族自己。道格,也是时候给你说了,”贝尔说话时按开了自家墙壁的一个暗门,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暗金色镶边的盒子,打开了,拿出一把钥匙给我们,“艾吉奥斯家的武器不止一把银月,还有另一把,叫血牙[22]

 

“萝丝女士

贝尔独有的武器琴,身躯和琴头分别由黑暗大陆特有的幻觉木和双生玫瑰所打造。贝尔所弹奏时琴声寥寥,声声入骨。


第四章:前夕 x 新的旅途

 

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传说这个魔族的统治者十分凶恶且残暴,在奥黑之战前,他曾集结了所有的魔族术士[23]并命令他们打开一所通往雷电大陆的火源之地的传送门,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再踏足火源之地的原因吧,他残忍地杀光了这些曾经为他卖命的术士,没人知道为什么。他只是觉得没有利用价值了吧,那些从火源之地回来的“英雄们”这样讨论着。这样一个凶恶的人,最后怎么会被手无缚鸡之力的卡特公主所封印,也没有人知道,我们所听到的都只是故事而已,当然也不可能有人知道魔族究竟生活在哪里,看到过黑暗大陆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掉了。

第二天,鸟还没有叫的时候,大家都还在家里打着美美的瞌睡,贝尔就早早地离开了贸易区。他昨晚说这次回来只是为了找一个人打听点消息,但具体是什么也不关我的事,他只是让道格拿着这把钥匙,去到一个叫做“地灵之眠”的地方。

从贝尔家的床上醒过来之前,我是完全不知道今天会是故事的一个盛大转折的。我被楼下打斗声的吵闹惊醒,刺眼的阳光伴随着墙面的崩塌一下子倾泻了进来,我在二楼,顺着断壁残垣看下去,道格正和一个看上去道不出名字的生物对峙在一起,他的手臂沾满了因为被砖块的碎渣打击的血渍,而视而不见的人群却纷纷丢下这位英雄四散而逃。

争执的火光照耀得比太阳还要强烈,要不是女人们的尖叫声和小孩的哭闹声,我就会以为这只是道格在练习新的招式了。

可是眼前这番景象,却更像一个魔族在找我们的麻烦。还竟然如此的光明正大,彷佛奥兹国的威严早就被这些生物的傲慢吞噬殆尽了。

“把钥匙交出来!”这个黑色身体的、长得像豺狼一样的生物竟然开口说话了,他的语气就像是,人类的喉咙被凭空撕裂开了一个洞,话中带着的是出气与声带坼裂的声音,十分的难听。

“你不妨用你可怜的小脑袋想想,觉得可能吗?”道格笑道,可惜的是此时的银月并不在他的手上,所以只得双手握拳,艰难地切换到战斗姿态。

但是继续打下去,我怕对我们来说根本是负隅顽抗,因为现在的我同样也没有武器,却还是突然被牵扯进了战斗中,我连盔甲都来不及穿上,就踩着墙面滑下了街道,道格的目光穿过他的双拳继续审视着这个怪物,用余光问我,“你终于醒了吗佛罗格?”

“那还用说,圣骑士守则第一条——从不冒然行动。”话音刚落,最后一个无辜的平民也顺着街道的尽头消失在了视野里,而当前的场面却让我有点心虚,不敢轻举妄动。

“两个人类,”怪物伸出它尖而细的舌头舔舐着周围的空气,先是扫视了几眼空荡荡得街道,享受完人们恐惧地逃亡,继而缓慢地说道,“来得再多也得死。”

话语未落便“唰”的一声,怪物消失在了除我们便空无一人的街道中,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它并不是消失了,而是正趴在我们身后挥舞着巨爪正想偷袭,“当心!”我喊道,便瞬间默契地和道格分至两路,用还算看得过去的双拳侧翼夹击这只怪物。

不料却被他突然地低身冲刺躲开了,就像早就料知了我们的轨迹一样。回过神来,这场争斗对于没有武器的道格和我来讲,完全就是背水一战。

“妈的,”合击落空后,道格愤怒地骂道站在面前的这只怪物,“可恶的魔族,你们就像顽固不化的病毒一样。”

让我庆幸地是,我们谁都没有碰到谁,它不停地想要置我们于死地,可是没有那个能力,于是,除了街道上陆陆续续被破坏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推车,以及死掉了一些的无辜绵羊外,一切都比我预想得要好。

于是就这样来来回回打了几个回合后,怪物就好像体力不支的样子了,而道格和我的额头上也都渗满了汗水,大口地喘着粗气。突然,它竟然停下说话了,而后来做的一件事,也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卑微的人类啊,在至高王[24]奇可因·法瑞斯面前,你们都只是愚蠢的爬虫而已,Shir ra laZ ad Su[25],”话语刚落,这只怪物将它的双爪合十,然后分开,从缝隙中拉扯出一团巨大的、黑色的能量球。

地面渐渐承受不起那本身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能量球的重量,于是慢慢地向下塌陷,这让道格和我都向后退了一步,“想要法术攻击吗?”道格说,“休想!”

“不对!”我惊讶道,“你看他身上的邪能正在被能量球吞噬这是邪能法术!他是想和我们同归于尽!”

“可恶

“在我们都死后,你们将会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而我也终于为至高王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钥匙自然会落到搜索者[26]手里,传送门也即将被打开…Sha fa cHik fa[27]!”

“道格,快想想办法啊!”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们被逼到如此的地步,我心不甘情不愿地向道格问到我们是否还有对付的方法。

“对不起,史派洛,我也没有办法了,”道格无奈地看向我,“祈祷奇迹会发生吧。”

“妈的!”我骂道,“竟然什么都做不了吗?”

只见一瞬间,超乎想象的强烈的白光竟从那只怪物的手中冲出来,金属爆炸的声音混合着那只怪物尖锐的笑声,把周围的一切都照耀得无比的惨白,我们要死了吗?我甚至感觉到了死神的到来让身体产生灼热感。

“很高兴成为你的队友,史派洛。”在这个时候,道格突然对我说。

“哎,”让我没想到的,只是我的临终赠别竟然如此的尴尬,“说了叫我佛罗格就好了。”

能量球发出的炙热的白光却越来越强

 

 “卡里奥斯

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就是用这把剑长久地统治着整个魔族的。它代表了不只是混沌本身,更有能让奇可因转生的力量。就跟所有的黑暗与光明是双生的一样,卡里奥斯诞生于所有生命的恐惧,并以噩梦为食,惧怕秩序。

奥黑之战结束后,卡里奥斯已被卡特·史派洛连同火源之地的传送门一起封印了起来。


第五章 信息 x 德里佛斯

 

富有的奥兹国是从来不缺金钱和资源的,所以无论多么繁重的工作落到无辜的平民身上的时候,倒也显得没什么压力了。我还记得当道格和我正在尴尬地等待着死神的那一刻,突然间,拉比特·德里佛斯——那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女人——跃到了我们的面前,她召唤出一道紫罗兰色的屏障反射了那股邪能,让周边目之所及的所有房屋全都炸毁了。

反正承担修理工作的不是我们,于是欣然地接受了这场“美救英雄”的童话故事。

这女人说,她只是带着道格的银月到处闲逛而已,但是不知道怎样就到了贸易区,然后又不知道怎样就碰到了快被弄死的我们。没人相信她的鬼话,我甚至觉得,那只魔族就是被她故意弄来的。

丝毫没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倒是完全不紧张,甚至玩弄起了手中的银月,然后我的临终赠别正被他无情地嘲笑着。

“你不要介意,史派洛,我只是觉得很好笑而已。”道格于是笑出了声音。

能完全不顾及曾经经历的生命危险,甚至觉得好玩的人也只有眼前这位了,要不是拉比特突然出现救了我们,估计现在整个贸易区都在悼念我们这两位“英勇牺牲”的骑士。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魔族现在都这么猖狂了吗?”拉比特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可爱的道格先生,您可千万别介意,人家只是碰巧路过,然后顺便救了一下您的小命而已。”

“真是见笑了,德里佛斯,我完全不知道您会出现呢,”道格说,“就像亲爱的史派洛也完全不知道一样。”

说完然后看着我笑了笑。

笑个屁啊。

“言归正传,拉比特,你突然跑到贸易区来干什么?”我收起心中对于道格的满腔怒火,瞬间忘掉那个曾经尴尬的自己。

“嗯,我想想,”拉比克回答道,“倒也不是说什么大事,你可爱的小男友道格,只是不小心把他的心肝宝贝落在了我的酒馆里。于是在你们走之后嘛,我正要追上来,结果我连半个人影都没见着。”

“感谢上帝啊!还好威武的德里佛斯找到了我们,不然我们可就去天堂见他了。”道格感叹道。

“你还是下地狱吧。”我说。

“亲爱的史派洛,难道就没人告诉你,听到这样的话是很伤的吗?”道格对着我说。

“快把你的大剑放下吧!因为我可真的不觉得——亲爱的道格·艾吉奥斯——我仁慈的好兄弟。”我回答。

“好了男人们,别再谈情说爱了,”此时此刻,拉比特突然打断了道格和我的谈话,她手里拿出了一颗无比深邃的黑宝石,“佛罗格·史派洛,我可爱的圣骑士。你听好了,这颗宝石叫做‘天命’[28]


这时我完全被这颗躺在拉比特手心的小东西吸引了,气氛变得严肃了起来。认真的看过去,在手指头大小的黑宝石内,闪烁的星星点点就像孕育着无穷无尽的生命一样,它的四周被凌冽的锋芒环绕着,就像从星光折射到海洋般,时时刻刻不再诉说着它曾经的主人的故事——奥黑之战,卡特·史派洛,我那敬爱的祖先们。

“天命本来是一把法杖,”拉比特继续说,“就像所有的武器一样,它也有曾经的主人,卡特公主。她死掉之后,天命就再也不存在了,仅存的力量就是这一颗小小的宝石。道格小弟弟,你想知道你尊敬的哥哥贝尔·列奥纳多为什么回来吗?

将卡特公主的故事介绍到一半的时候,拉比特将话题突然转向贝尔,这倒是成功的引起了道格的注意,此时此刻的她显得无比的认真。

“魔族?”道格猜测。

“说对了一半,”拉比特回答道,“他提前感知到了大伯爵奇可因的苏醒,也知道你没什么本事。但他清楚的是,艾吉奥斯家族的一切意志可都在你这里。”

拉比特指着道格的心脏说话的时候,眼神中同时充满着喜爱与厌恶,她说话的语气十分的严肃,并不像平日对着自己顾客时候说话的那样,口吻中倒是……多了些许的期待。

“你说的没本事是什么意思?”道格突然问。

“我可不承认现在的你拥有继承艾吉奥斯家族的力量,”拉比特一边自信地说着,一边将我的手拉住,把天命放到了我的手上,“首先,愚蠢的你并不知道血牙在哪里吧。”

“这个无可厚非,”道格回答道,“确实是事实。”

“那么你也丝毫不清楚他们所受卡特公主赐福的传说吧。”拉比特继续问。

“这也是事实。”

“那么你亲爱的哥哥贝尔的事情,你也不知道吧?”

“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你从来没有怀疑过一个陪你长大的人,他是什么身份吗?。”

“我是从来不相信贝尔的,”我参与到拉比特和道格的谈话中来,“我也从来不相信什么,双生血牙的故事。”

 

“天命”

卡特公主所持有的封印武器,能量源为杖芯黑色的宝珠,非战斗状态是一只浮空项链,战斗状态时宝珠则会实体化法杖整体。


第六章 李亚瑞尔 x 谈话

 

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战败之后,新的人类生命诞生了,他们代表了魔族的失败以及这场惨烈的战争的结束。但是贝尔·达·列奥纳多的祖先,作为魔族与人类的共同体,却代表了不愿意战斗的末枝们的结合,他们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魔族。

卡特公主在临死前接纳了列奥纳多一族不愿意战斗的人民,并将“达”这个魔族的姓氏加在前面使其成为了达·列奥纳多。虽然更多的是不被人类所接受,可毕竟卡特公主代表着奥兹国王室的旨意,也就再也没有人去过问这个姓氏和达·列奥纳多的族枝[29]——也就是贝尔的一家。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他们也渐渐忘记了这一末枝的存在,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人们只是不愿意去讨论而已,其实心里还是时时刻刻提防着的,所以我讨厌他们。”每次提起这段故事,道格都会为他的哥哥打抱不平。确实,谁会舍得陪着自己长大的哥哥被不相干的人类评头论足呢?

只是大家每次提到“魔族”二字的时候,都会想到瘟疫、死亡以及混乱。所以在那个时候,达·列奥纳多的族枝,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被人们攻击的对象。

而对于那已经过去了数百年之久的奥黑之战,依旧只是一些对于王国的历史有兴趣的长者、学士们所追逐的热门话题,奥兹国官方也没有明令禁止讨论,应该说王国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之中,几乎没有过像奥黑之战时期那样的危险局面,魔族目的很明确,让雷电大陆消失,让魔族完全的站在这片上千年来他们一直渴望的土地上。

而五百年之后,虽然战争结束了,但是奥兹国对于当年的魔族的各种行径,很多人还是无法那么轻易的忘掉,而为什么他们不继续抗议、继续攻击呢?只是他们累了,不想再死去更多亲人了,不想再谈论了。而这些憎恨更多的是针对了当年的魔族以及现在的火源之地,于是人们便把指向达·列奥纳多的矛头拔了出来,淡忘了它。

可以看得出来,战争带给人类的东西,确实不是时间能轻易的抹去的。

“贝尔这次回到奥兹国,其实不只安排了我这边的事,”此时,拉比特·德里佛斯像是消耗了她所有的人力物力一般,在收集到了一些有用的噩耗之后,站在我们面前,想要将这些信息全告诉我们,“皮哥早就知道了魔族总有一天会再次回到这片土地上,他主动向议会申请炸毁自己的铁匠铺,去北边打听消息。于是王国伪造了他的死亡,让人们以为一切都是魔族造成的。事实上,他正在去往地之山[30]的路上,估计现在已经到达李亚瑞尔[31]了吧。”

李亚瑞尔?怎么听都不是这个和平年代会去踏足的国家,那个离奥兹国最近却完全不相同地方,生活着满是脏乱的、狼狈不堪的驱虫和蝼蚁们。

“所以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去地之山找到他吗?”道格疑惑地说,眼神中的火光像是被期待点亮了一样,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说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艾吉奥斯家族不是还有一把双手刃血牙吗?”我问拉比特,“听你的语气,是不是皮哥就知道它在哪里?”

“地灵之眠是一个古神的遗迹,我只知道它位于地之山,”拉比特若有所思,于是停了一会儿,说道,“但却没有人知道具体位置,传说奥兹国的大法师浮士德曾经将一位古神封印在那里。”

“哪个古神?”我问。

“废话,地灵之眠里的古神不是地灵的话还能是谁?”道格不耐烦地回答道。

“好像是水灵奇利亚斯,因为地之元素可以囚禁水之元素,”拉比特嘴角微微上扬,是因为道格笨拙的智商而感到一点点有趣,继续想了一会儿,于是又说,“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让大法师浮士德想要囚禁这位古神,我也不是很清楚。”

“拉比特女士,你每次说话都是说到一半,后面就让我们自己去想了,你看这个情况,道格像是思考问题的人吗?”我看得出来拉比特说这么多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道格而已,但是很多时候却是不小心说多了让这个四肢发达却头脑简单圣骑士不能接受。

“总之,你们往这条线路上去找到皮哥就好了。”拉比特拿出了一张地图,这是整个探索过的雷电大陆。

我们被告知从奥兹国出发,如果能碰到皮哥的话,就先在李亚瑞尔待上一阵子进行调查一番。因为在我们谈话时候,皮哥是肯定在李亚瑞尔的,但是我们现在出发的话,按照一般的速度,有可能到达了那里皮哥就继续往地之山走了。



“皮哥肯定会在李亚瑞尔的骑士议会待上一段时间。因为按照正常流程来讲,要前往地之山是肯定需要那边的高层许可的,毕竟是李亚瑞尔的领地,皮哥不会硬来,所以会在那边等上一两天的时间。”拉比特说,“要是到了骑士议会却没有找到皮哥,就说明他已经走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佛罗格。”

“直接穿过李亚瑞尔,潜入地之山。”我回答。

“对。”拉比特说。

 

“血牙”

血牙为另一把艾吉奥斯家族的圣物,双手巨剑。

“除了相同的人鱼标致之外,血牙与银月不同的是,它的剑身更多的是火焰和血色”


终章 瑞尔小道 x 新的开始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史派洛先生,您确定我们现在走的路是正确的吗?”

道格走得十分的缓慢,一直跟在我的后面,并一直用他那听上去就是一个脑子不够用的语气向前方的我问道。

前往李亚瑞尔的路上,周围都是枯死的古树以及盘旋在空中的秃鹫,黄昏的颜色照在崎岖的沼泽地上显得十分的衰败,我和他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死掉的野兽尸体随处可见,食腐鸟用惊恐的眼神把我们望着,就像即将到达的那个被称作“王国”的地方,那些贫穷的人们看着我们一样。

这就是除了奥兹国以外的“战乱之后”,五百年了,其它地方还是这般痕迹,因为贫穷,所以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改这样的破败——也许永远也不可能。

人类、德鲁伊、狼人、豺狼人以及野兽们等等各种种族,生来就是不平等的。

和道格刚出发的时候,我们还能看到奥兹国周围的花花草草以及一望无垠的魔法森林,看得到法师们用自己的力量为王国撑起来的保护罩,甚至看得到两个太阳从东方升起来时候,白鹭乘着西风从红玉平原回到奥兹国的景象。

但是之后就什么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不那么适合小孩子的景象,于是道格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又开始抱怨。

“啊,怎么还没到啊!你看看,史派洛,那是不是贝伦河?史派洛!我们是不是快到卡露琪亚了!”道格说着拍拍我的肩膀,让我看向地平线那边的一条类似于河流的地方,“完了!我们走错了!我就知道!”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亲爱的艾吉奥斯先生,那是无尽之海,并不是你说的什么贝伦河。好好用用你愚蠢的大脑袋、看看天上的两个太阳再想一想好吗?贝伦河是南方,我们现在是往北在走!”

“噢原来是这样啊,史派洛先生不愧是我们圣骑士团的智囊呢!卡特公主的一切智商都遗传给您了!”

“你放过我吧!”

“为什么叫我要放过你呢?你们人类真是奇怪,明明我还什么都没做,您看看,亲爱的史派洛,我的挚友,我的双脚都被这些愚蠢的脏泥拥抱得不成脚样了。”

“你能暂时安静一会儿吗?”我驻足停下,回过头望着无理取闹的道格,“你看看周围的秃鹫都快要把我们从友好顾客的名单上划掉了!”

“好吧我亲爱的史派洛。”

消停的时间并不长,因为没过一会儿,他又开始了。

“我好累真的,您看看我身上背着的这一把银月好吗,它比你整个人都要大!”

“你能闭上你的臭嘴吗?道格·艾吉奥斯,你一个人能举起十把银月!

“原来是这样!您真是天才!”

断断续续地不知道多久,我们走在一条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小道上,道格不停地抱怨了整整一天,我也不厌其烦地回答着他那些愚蠢的问题,虽然口头上说是我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但一路上吵吵闹闹地确实也是为了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

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而我所能讲述的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所以当我现在在这里,回忆这一段旅程最开始的时候,我想到的是那个时候无比的闲适——建立在未知之下的闲适、一无所知的闲适。

我们也就是每天无休止地玩着寻找宝藏的游戏,至少在魔族再一次入侵之前是这样,人们过于安逸,甚至可以不用在乎生与死,每天只顾享受和平给我们所在的世界带来的美好与幸福就够了。

“这个年代嘛,哪有那么多值得我们去拼搏的梦想呢?”就像皮哥曾经对着整个骑士团演讲的一样,所以在他说完之后便辞去了工作,开起了自己梦想中的铁匠铺,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就像我和道格·艾吉奥斯——我一生的挚友——在通往李亚瑞尔的小路上走着一样,魔族也在通往火源之地的方向慢慢地行军着,这个时候,我、他或者拉比特·德里佛斯,没人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人知道怎样去面对。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只是玩,玩到必须去面对的时候才会去面对;只是相互照应,照应到孤身一人的时候才会去独立。

当我看到魔族从传送门中一群一群地涌出,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当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我们所在的世界变成了这个样子的时候,却已经无力回天了。

我现在一个人,在地之山的大厅中央站着,面前的是奇可因·法瑞斯,以及他周围无数的噬魂者[32]


“雷电大陆”

雷电大陆是雷之大陆、电之大陆的合称,其面积达5000多万平方千米。从组成来看,雷电大陆由中心的环形山、位于东边和南边雷之大陆的平原、西边电之大陆的森林以及北边的火源之地组成,其中北边的火源之地是从来没有人会踏足的区域。

(因该图为奥兹国学者探测,所以会出现未知领域:在雷之大陆以东是以无尽之海为主体的未探索的区域,整个世界的未探索的区域还包括以电之大陆以西和火源之地以北,因为其不可测性以及现世考察的能力有限而从未绘制。)


[] 奥黑之战:指奥兹全国与黑暗大陆魔族之间的战争,最后以魔族通往雷电大陆的入口被封印而结束。

[] 德鲁伊:雷电大陆的种族之一,外貌与普通人类基本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体毛更多更旺盛,身体可以根据环境而改变其生理特征。

[] 魔族:黑暗大陆的主要种族,喜欢混乱且讨厌秩序。

[] 圣骑士团:最初开始守护奥兹国的一支队伍,由卡特·史派洛公主创立。

[] 银月:一把艾吉奥斯家族世代相传的巨剑,银色的剑身双面雕刻着两条人鱼和暗金色的火焰镶边,剑柄是淡蓝色的月亮回纹,它代表了艾吉奥斯家族的全部荣耀。

[] 奥兹国:位于雷电大陆的东部,红玉平原,是最大的且由人类统治的国家,靠其中心的贸易区发展壮大,王室与贵族基本是由史派洛家族组成。

[] 雷光聚神茶:奥兹国特有的一种茶叶,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状,植株有浓烈香气。

[] 法师区:奥兹国东部的一个大范围的独立特区,奥黑之战的时候创立作为法师群体的战时特殊聚集地,随着战争的结束,现已变为普通的行政区。

[] 议会:奥兹国的领袖元老们组成的审议院,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也是最高国家行政机关。

[] 狼人:雷电大陆的种族之一,身似狼,全身被皮毛覆盖,有尖锐的利爪。他们厌恶任何由银制的物品,只是皮肤表面的接触也会让它们感到疼痛。

[11] 地精:雷电大陆的种族之一,绿色皮肤,身材十分矮小且长相丑陋,但非常聪明和狡猾。

[12] 德雷佛利亚传说:起源于很久以前奥兹国的德雷佛利亚一族(与人类唯一且明显的区别是德雷佛利亚一族火红色的眼睛,现已被灭族)流传下来的一个预言,讲的是黑暗大陆通往雷电大陆的传送门每五百年将会被开启一次,这时候王国必然将迎来新的变革,整个雷电大陆将会有巨大的改变,预言之子将会在最后的关头出现,并以自己的生命再次拯救奥兹国和雷电大陆。

[13] 雷电大陆:是雷之大陆和电之大陆的合称,面积达5000多万平方千米。从组成来看,雷电大陆由中心的环形山、位于东边和南边雷之大陆的红玉平原、青玉平原西边电之大陆的暗之森、银松森林以及北边的火源之地组成,其中北边的火源之地是从来没有人会踏足的区域。

[14] 万能瓶:也叫炼金术师瓶,打开木塞会立即自动收集瓶口的资源,是一种炼金术的工具,法师一般用万能瓶来调查一种资源的可靠性。

[15] 王都铁匠铺:前骑士团团长皮哥所开,其职责并不是帮助王国进行兵器制造,而只是皮哥的兴趣而已。位于奥兹国的中心,贸易区。

[16] 贸易区:位于奥兹国的中心,是最初的奥兹国,也被称为旧城。

[17] 牧师:一种职业,致力于升华他们的精神,通过治疗并保卫同伴来表达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念。

[18] 殆烬:魔族的基本能力,能让有生命的生物立刻消失其生命特征,没有生命的物品在被使用殆尽后会散解其结构,变成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死物。

[19] 三角龙琴:奥兹国的一种乐器,类似于普通的三角钢琴,但琴身由龙骨拼接而成,各琴键也是由龙牙做成的。原本龙琴应该是通体呈象牙白,骨色,此处贝尔家的黑色龙琴是由极其稀少的黑龙龙骨做成的。

[20] 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为魔族的统治者和至高王,本性残暴,现已被卡特公主封印。

[21] 邪能魔犬:魔族的一种猎犬,生命源为源生邪能,没有表皮,且露出的骨头被紫黑色烟雾包围,十分凶恶。奇可因·法瑞斯在奥黑之战中献祭了所有的邪能魔犬,以供给传送门永恒的动力。

[22] 血牙:除了相同的人鱼标致之外,血牙与银月不同的是,它的剑身更多的是火焰和血色,两者都为双手才能拿起的巨剑,但道格都是单手所持。黑暗大陆中最后一只魔犬的牙打造出了它们,其中血牙为左半边犬牙所打造、银月为右半边。在卡特公主赐福之后,双剑的邪能之力改为了神圣之力,被用来对抗魔族自己。

[23] 术士:一种使用邪能之力的职业,狡诈且喜欢施虐痛苦,魔族的术士现已全部被大伯爵奇可因·法瑞斯杀光。

[24] 至高王:是所有魔族下级对其统治者的尊称,用魔族语翻译过来则是“伟大的、神圣的国王”的意思。

[25] Shir ra laZ ad Su:魔族语,意为“品尝即将到来的无尽黑暗吧。”

[26] 搜索者:一种使用邪能之力的职业,相当的具有智慧,等同于魔族的侦察兵。

[27] Sha fa cHik fa: 魔族语,原句应为Sha va cHik va并意为“至高王万岁!”这里应是说话者声带的撕扯,导致不能发出v的音调,于是轻化了。

[28] 天命:原名“既定之天命”,本是由卡特公主与守护奥兹国的古神们签订契约的时候的产物,本体的法杖已经在奥黑之战中,随着卡特公主的死去而分崩离析,现世就存了一颗天命的能量源宝石,之后被佛罗格随身携带。

[29] 族枝:奥兹国所特有的一类现象,王国里的人的姓氏都是按照婚姻里,相对于更加庞大的家族所取的,而并非按照其它地方的惯例——父亲或者母亲的姓氏来取,这造成了奥兹国一些少数、弱势家族的消失。

[30] 地之山:一条隔绝火源之地以及雷之大陆山脉,并没有雷电大陆上最高的山峰,但纵眼望去,却是最危险且陡峭的。连绵的山脉隔绝了红于平原的阳光,使得火源之地终年没有日照,久而久之生物变得喜噬黑暗,并生长得不同于雷之大陆的大部分生物,其外貌同样地影响到了地之山的生物群。

[31] 李亚瑞尔:一个贫穷的人类国家,各种科技或者魔法都没有奥兹国的那样发达,但是相邻红玉平原与火源之地,且是去往地之山的必经之地,成为了雷之大陆的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32] 噬魂者:魔族的高级战士,通体骨架7-10英尺呈银色,且可以低空飞行,没有皮毛覆盖,类似于狮鹫的骨骼上长着一张蝙蝠的脸,随时都张着它的血盆巨口,需要无尽的人类灵魂作为食物。仅一只噬魂者就拥有将一个李亚瑞尔大小的王国夷为平地的力量。


5

路过

鸡蛋
19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790123111 2019-6-11 12:51
其实编辑成帖子可以发在文学区的!
回复 xuehaer 2019-6-11 13:43
790123111: 其实编辑成帖子可以发在文学区的!
嘿嘿 就想发在自己日志里啦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文字版|GameMale ( 晋ICP备19001693号 )

GMT+8, 2019-6-20 11:10 , Processed in 0.030416 second(s), 25 queries .

Copyright © 2013-2019 GameMale

All Rights Reserved.